黨的建設

習近平在寧德(十一)

作者:學習時報 發布時間:2020-08-08 18:13:24.0 點擊量:5363

采訪組:老鐘同志,您好!習近平同志到任寧德時,您是地委組織部副部長。請您談談他到任的情況。

鐘安:習書記到寧德赴任地委書記那一天,是地委副書記林愛國帶著我來福州接的他。上午從寧德出發,下午在福州西湖賓館接到了習書記。見到習書記,我們很高興,習書記親切地和我們握手,簡單交談后就一起上車前往寧德,傍晚到達閩東賓館,地委有關領導在賓館迎接。初次見到習書記,我們都覺得他和藹而又穩重。

采訪組:您在之后的工作中和習近平同志有哪些接觸?

鐘安:習書記到寧德之后一個多月,我就到柘榮去擔任縣委書記了。

柘榮縣是寧德地區一個山區小縣,1945年10月1日建縣。解放后曾兩次撤縣,又兩次復縣,因此造成柘榮縣的基礎設施建設和經濟社會事業都比較薄弱,到1987年全縣工農業產值才8000多萬元,財政收入276萬元。1987年這一年,柘榮縣還發生了聞名全省的工藝鞋帽廠的經濟案件,受賄人員涉及當時的縣委書記、縣長、副縣長和有關局長,搞得黨員干部思想比較亂。與此同時,柘榮縣的工業企業效益不好,還有路邊店的賣淫嫖娼等情況,引起省領導乃至省委書記的關注。

我到柘榮縣工作不久,習書記就到縣里檢查工作。他不但聽取了縣里的工作匯報,而且深入工廠和基層了解情況。柘榮當時本來就沒有多少企業,而幾個大一點的企業效益又不好,大多處于停產半停產狀態。習書記察看瀕臨停產的敷銅板廠時,要求我們縣里面一定要想方設法采取措施,“死馬當作活馬醫”。

我理解習書記當時提出這樣的觀點是有原因的。那時候全國正在搞三年治理整頓,就是從1988年開始,針對之前全國出現的經濟過熱、貨幣發行過多、國民收入超額分配等現象進行宏觀上的調控。這導致的直接結果,就是要對現有的企業進行“關停并轉”,原計劃的大項目更不敢上了。當時干部群眾有一些議論,認為寧德地區地處福建沿海,以往由于種種原因沒能趕上經濟大發展的“班車”,現在想上項目又碰上政策“收”了,因此有些人感嘆生不逢時。

在這樣的大背景下,習書記提出這樣一個創見:治理整頓是一次新的發展機遇。他認為,中央提出治理整頓,不是不要發展,而是要糾正盲目發展,要在加強宏觀調控的基礎上實現綜合平衡,而不是急于求成,什么都干。所以,他在敷銅板廠提出“死馬當作活馬醫”,使我們領悟到,像柘榮這樣經濟發展比較落后的地方,治理整頓的目的就是要實事求是地找出企業效益不好的原因,逐個分析,對癥下藥,而不是簡單地大砍大削。

習書記一席話給我們帶來了深深的觸動。對柘榮來說,治理整頓確實就是新的機遇。從實際來看,我們柘榮這個山區小縣沒有幾家企業,如果大部分砍掉,拿什么來帶領群眾擺脫貧困呢?“死馬當作活馬醫”,一定程度上體現的是一種“向死而生”的勇氣,是要求我們深入把握企業發展的前景和優勢,結合國家的需要做適當調整,千方百計把經濟搞上去。按照習書記的要求,我們的企業發展果然有了起色。

采訪組:在您任上,習近平同志對柘榮縣發展還做出了哪些具體指導?

鐘安:過了一段時間,我到地區參加會議,會議期間習書記專門找我個別交談。他對我說,柘榮縣有三個問題在全省影響較大:一是出了一個受賄案,全省知名,北京話叫“九城聞名”;二是工業發展速度快,但經濟效益低;三是路邊店賣淫。他語重心長地對我說,你抓住這三件事,即廉政建設、經濟效益、社會風氣,就抓住關鍵、抓住要害了,而且要一抓到底,使之實實在在地轉變,改變人們對柘榮的印象。

我當時剛到柘榮不久,正在思考下一步的工作應該如何開展時,習書記的這些話就像指路明燈,讓我豁然開朗。我當即就表示,一定堅決貫徹習書記的指示,把柘榮的各項工作做好。為此,縣里先后召開縣委全委擴大會和有關的專題會議,傳達貫徹習書記的講話精神,統一全縣干部的思想,認真抓好落實。

一是在廉政建設方面,以受賄案為反面教材,在全縣開展了廉政教育月活動。根據地委統一部署,抓了有私房住公房又出租私房的清理工作。同時,我們又開展了“兩為”活動,即黨組織為黨員送溫暖,黨員為群眾辦實事,在群眾中受到好評。

二是在提高經濟效益方面,組織縣里面的力量對敷銅板廠等企業進行整頓,幫助它們找問題、補短板,逐步走出困境。還不失時機地上了一些投資省、見效快、銷路好、原材料有保證的項目。另一方面,我們在城關搞了鄉鎮企業園區,各個鄉鎮都可以到城關來辦企業,這樣就解決了一些企業由于辦在偏僻鄉下,因缺電、缺水、缺技術人員和缺原材料等造成經濟效益低的情況,形成了良好的辦企業環境,效益也得到顯著提升。

三是在改善社會風氣方面,重點整治路邊店賣淫嫖娼問題。104國道途經柘榮段,海拔高一點,比較偏僻,經常有貨車司機等到此進行嫖宿活動。因為大部分作案的都是外地人,依法對他們進行罰款以后,他們就走了,下次來了,又只是罰點錢了事。這次我們加了一個“損招”,就是不但要罰款,而且還要通知這些人的所在單位和家人,對個別情節嚴重的還要求單位或家人來把人領回去。這個辦法果然奏效。我們就這樣集中整治了不到一年時間,收到了明顯效果,幾次突擊檢查都沒有發現什么問題。

1989年7月21日,地委行署在柘榮縣召開現場辦公會,習書記對柘榮縣1989年上半年的工作給予肯定。他指出,柘榮縣上半年以來,一是黨建工作抓得不錯,二是經濟工作的指導思想、奮斗目標比較明確,上半年產值比去年同期增長29%,是全區最高的,當時全省增長是16%,全地區只有13%,而且這個較高的增速是在效益有所提高的前提下產生的,意義就更大了。財政收入方面增幅較大,達到37.8%。習書記在會上還講到,柘榮的社會治安有明顯好轉,特別是對賣淫嫖娼等社會丑惡現象進行集中治理,狠抓不放,抓得一些人“身敗名裂”,使得他們不敢再來柘榮作案。習書記說:“前次我到省里開會,陳光毅同志還談到這個問題。我當時就說,你們別再講這個問題了,柘榮現在已經大有好轉。我把具體情況向省委書記作了匯報之后,他也肯定柘榮抓出了效果,表示適當的時候為柘榮正一點名??磥砟銈儗Φ匚惺鸬囊幌盗袝h精神、工作部署都落實得比較好?!?/p>

習書記還說,柘榮發展工業的經驗對于我們閩東發展之路是有所啟發的,閩東地區怎么起飛趕上全省平均水平,我這里提出一個“柘榮現象”,可以說柘榮是閩東的縮影,閩東所有的不利條件柘榮都存在,基礎薄弱、原料短缺、人才不足,但工業產值還是上來了,人均達到1000元,工農業產值人均1425元。如果全區都達到這個水平,那么工業產值就會達到27億,工農業產值就可以達到40個億,就在現有的基礎上翻一番,就不低于龍巖、莆田,咱們地區就有希望了。

習書記的這番話,不僅是對柘榮工作的肯定、對全縣干部群眾的極大鼓勵,更是對閩東振興的一種堅定信心和殷切期望。從那以后,柘榮全縣干部群眾按照習書記指明的方向,奮勇前進。到1992年,全縣工農業總產值達到24848萬元,財政收入2308萬元。柘榮的實踐有力地證明了習書記提出的“治理整頓是新的機遇”的論斷是完全正確的。

采訪組:工作之外,您和習近平同志還有哪些交往?

鐘安:我先講一個我印象很深的事情,就是習書記利用午餐時間接待天南地北的朋友。習書記在寧德工作了兩年,就到福州當市委書記,后來升任福建省委副書記、省長。大約是1996年的一天,我和夫人到福州辦事,辦完事后我給習書記的秘書打了一個電話說,我到福州本來想去看看習書記,但他肯定很忙,就請秘書代問候一下。習書記的秘書說,書記現在正在開會,問候一定轉達。結果沒多久,他的秘書又給我打來電話,說習書記已經安排午餐期間見我們,讓我們快12點的時候到福州市的于山賓館見面。中午我們到了約定地點以后,發現已經有來自天南海北的十幾位客人,聚在一張大圓桌上。習書記和客人們一邊用餐一邊交談。我知道,他的時間是非常寶貴的,在百忙之中抽出午飯的時間跟我們這些人集中聚在一起,和大家敘過往,談公務,可謂是邊用餐邊辦公。這一幕雖然過去了很多年,但我一直不能忘懷,習書記對昔日下屬的禮遇以及對工作的敬業態度都令我感動不已。

他準備從福建到浙江上任的時候,我聽說了,就給他的秘書打電話。我說省長要調走了,我很希望有機會能再見他一面。沒想到習書記真的安排在省政府的小會議室里和我見面,聊了一會,說了很多關心和鼓勵的話。2010年9月4日,習書記已經是國家副主席,他來福建考察調研。我們這些曾經在他領導下工作的同志,都接到通知,說當晚習副主席會安排接見我們。大家都很高興,吃完晚飯就到省政府門前坐車,到賓館小會議室等他。不久他就和彭老師以及時任省委書記孫春蘭同志一起來到會議室。習副主席帶著孫書記和彭老師走到我們每個人面前一一握手,逐一向他們介紹,該同志叫什么名字,當時擔任什么職務。習書記已經離開寧德20多年了,卻還把我們放在心上,實在是太感動了。介紹完之后,習書記跟彭老師坐下來和我們交談,回憶著在寧德的一些情況,講的時間很長,我們都感到很愉快。

20多年的歲月匆匆流過。變的是歲月,不變的是習書記的熱情與真誠,是他對大家發自內心的關懷和溫暖。

福建省冶金(控股)有限責任公司

關注微信

掃描二維碼

關注福建冶金微信公眾號

收藏關注福建冶金

聯系我們

電話:0591-87600516??/??傳真:0591-87552552

地址: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省府路1號

紀檢監察(黨員干部涉及"天價茶"等名貴特產類特殊資源問題)舉報電話:0591-87551621

超级碰碰青草免费视频_国产免费三级a在线观看_日韩欧美tⅴ一中文字暮